13294761781
乡里乡情
当前位置:首页 > 乡里乡情
菜园 榆树林(松山区)
发布时间:2018-12-29 浏资次数:304

                              

        记忆中最好玩的地方是大爷家房前的菜园和屋后的榆树林,那里的一切给童年的我带来过怎样的诱惑希冀和快乐啊! 

1549965250868019.jpg

        小时候的冬天比现在要冷要长。漫长的严冬过后,我们迫不及待地脱下厚重的棉衣,开始在初春的暖阳下寻那一点点新绿:一天,两天,三天,终于在朝阳的墙脚下发现几棵“拉拉蔓”“苦麻子”羞羞地钻出地面。这时我们的目光就开始急切地注视大爷屋后的榆树林了。等啊,盼啊,忽然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场大风,有那一夜的雨,等早晨再起来时,那阴郁了一个冬天的榆树林就披上一层绿了!只几天的工夫,盼了一春天的榆树钱儿就以我们盼望的速度长起来了,大我一岁的堂哥就抓着一把小镰刀,爬上树一展身手了。一枝枝挂着肥嘟嘟榆树钱儿的树枝从高高的树上飞落下来。我们终于有了可吃的零食,整个冬天没有绿色的餐桌又变得生机勃勃了!大娘熬的没有多少油星儿的碧绿的榆树钱儿菜,就着黄澄澄的小米饭,滑溜溜的吃得就是一个爽口!还有大娘做的时令饭“布萝”,一种用玉米面加盐,伴上嫩榆树叶,榆树钱儿和小葱花放在大锅里蒸的美食,那种醇厚的香味儿,至今让我回味。 

        那时我们的游戏是花样繁多的,每个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印象。什么“打嘎儿”“砸老爷”“鸡毛翎,大砍刀,我的白马计你挑。。”“抽冰尕儿”“撞拐儿”“蛤蟆蛤蟆胀大肚,姥姥给你大皮裤”等等,好玩儿得没法描述,这些游戏是有季节性的。我玩过的游戏中的一个,因为其够残忍,够恶心,至今难忘,现在还能想起当时玩时那又怕又兴奋的感觉呢。整个夏季,那片榆树林就是我们避暑嬉戏的好去处了。当时在一起玩耍的有我的一个堂姐堂哥和堂弟,还有一个邻家叫“三庆子”的爱溜哈喇子的男孩,五个孩子。堂哥是最调皮,最手巧的一个,他挖坑搭砖垒灶,上面放上一只铁锨头。拾去冬的枯树枝作柴,由三庆子负责烧火,我们去寻“下锅”的东西。榆树常有那种黑黑的,拇指粗细,面目狰狞的毛毛虫,通常是一片片密密匝匝地钉在树皮上,很吓人,头皮发麻的感觉。这就是我们下手的对象。我们的目的是把毛毛虫扒拉下来,放到点着火的灶子的铁锨头上煎。这种虫很有些力气,不是很容易地能从树上把它们弄下来。拿棍往下扒拉,经常是毛毛虫直接就牺牲在树干上了,弄得开肠破肚看得直犯恶心。后来还是堂哥聪明,他拿了着火的树枝,对着一片毛毛虫一烤,结果虫被纷纷烤落,在半昏迷中,被我们请上铁锨头,进行二次煎熬。看它们在上边翻来覆去几下,直至成干,负责烧火的三庆子兴奋得咧着嘴大笑,更起劲地添柴,又是汗水又是哈喇子的,再蹭上黑黑的柴草灰,那张脸可真有得看!我们为这个游戏乐此不疲,像啄木鸟似的在林子里,从这棵树到那棵树,凡是我们能找得着,够得到的,无一幸免。在以后我们还煎过一条活蹦乱跳的泥鳅,当时是险些烫伤了人的,我们的游戏才在大人的干预下住手。我不怕毛虫可能就是那时练出来的。 

        夏季的菜园更是吸引我们的去处。大爷和大娘是勤劳的人,那两个菜园总是被他们侍弄得绿意盎然,果实累累。我那长着一双笑眼美丽的大娘是一个极爱花的人,花的种类不拘,只要是花,她就拿来种在水井沿旁。所以一到夏天,井沿边就是花团锦簇。我善良的大爷就在这一团锦锈中,摇着辘轳汲水浇园,回忆起大爷的眼神也是盛满笑意的。当时菜园里的菜种类齐全:豆角,黄瓜,柿子,水萝卜,芫荽,白菜,茄子,辣椒,小葱,韭菜,角瓜,倭瓜,还有蓬上架的吊瓜等等。记得当时的芫荽,现在叫香菜,我不敢从它身边过,尤其是太阳足的时候,因为它浓烈的香味叫我透不过气来!那时柿子和黄瓜就是我们的水果了。我们总是等不及熟透就摘下来吃,外边看起来还是青的,里边却是微甜泛酸的,是孩子们喜欢的味道。不像现在的柿子,外边是热烈地红起来了,掰开里边却是绿绿的籽,吃起来生生涩涩的没个滋味!那时的黄瓜长得远没有现在的好看,可清香的味道和甜脆的口感是现在的黄瓜没法比的。何止是这些呢!在外面疯够了,玩累了,跑到大娘家的水缸里捞一根泡得洼凉的黄瓜,“咔哧”一口,直舒服到心底!我们帮大爷开畦口,浇园子,喜欢站在小阳沟里,任凉凉的井水没过脚面,间或有几条蚯蚓被水冲出来,手捏起来,软软柔柔的,把玩一阵,复又埋起来。最想听大娘的命令:“去摘豆角!”于是我们几个冲进豆角地,不怕那种金黄色毛毛虫,一会儿工夫,就是满满一筐!大娘把豆角用腊肉一炒,早已发好了松软的玉米面往菜锅边一贴,时间不长,香气四溢的饭菜就出锅了。皮厚豆大的豆角,金黄的玉米饼,一家人吃得热火朝天! 

         时光因欢乐而飞逝,北方的夏天总是很短暂。不知不觉,秋天又来了。大人采摘菜园里最后的果实:切丝晒干,以备冬用。这时的菜园就变得素净了。我们开始换地方玩。可很快的,生产队又开始分玉米秸,园子又满了,又热闹起来!这是捉迷藏的好地方!每天里放学后我们就像一群土拨鼠顶着一头的柴草叶子,在这堆秸秆里钻进钻出。吵闹声此起彼伏。也有静下来的时候,就是做手工。我们找秸秆,要求是干透好剥皮的,但也经常有人因剥皮划破了嘴唇和手的,但都不在意。只是闷头比赛作手工。时间不长,“西瓜灯”“九连环”啊就新鲜出炉了。整条街复又热闹起来!在秋风中,孩子们快乐地追逐着自己的作品,看谁的结实,谁的圆,谁的才能跑得最远!大声嚷嚷着评出比赛的最后结果,竟然都是很公平的! 

直到深冬,外边凛冽的寒风不大适合在外面疯跑了。我仁厚的大爷又将园子里用井水浇出冰场。想想,那又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快乐!做冰车,磨冰锥,不亦乐乎地忙上一天,又开始在园子里大呼小叫了!这样的日子一直到我十三岁考到县中学结束。 

        上学,工作,再回老家时,物也不是人亦非。曾给我带来那么多快乐的树林和菜园,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榆树只有七八棵了;那个菜园已被勤劳的堂嫂磊起了几堵厚厚的保温墙,罩上了蔬菜棚,一年四季都是绿色了!我那慈祥仁厚的大爷大娘已作古,院子里的新主人是有同大爷一样眼神的堂哥和同大娘一样美丽的堂嫂。没有了一院子孩子的欢笑。显得清冷。堂哥的儿子,斯斯文文的,衣着整洁利落,没有我们小时候泥猴的影子。问他的课余生活,乐了,说:“也就是看看电视,打打游戏。”我怅然若失。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们再也不会有大爷大娘那淡定从容的眼神和苦中作乐的胸襟了!早也不是那个时代了! 


           记录者   力维

Copyright @ 2019-2025 赤峰乡情网 (www.wodlj.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信息内容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请自行辨别信息真伪 服务热线:13294761781电话:0476-8491580 防范网络诈骗,远离网络犯罪、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811495550 蒙ICP备18005639号